漁光

隨著漁光島藝術節的推動,這裡也漸漸變成大家熟知的地點了。

我記得是在四年前第一次到這個地方,那時騎過了億載金城,橫跨過了漁光橋,就像來到了世外桃源一樣,發現一座位在城市旁的秘境,下橋後,彷彿在森林一樣被樹林包圍,那天下午三點多,空氣間蒙著一層薄薄的沙塵,陽光的路徑都照耀在上面,好比仙境,在那天之後,每次我都會在週末去看看,但是好久沒有再看到當時那樣的景色,只能在心裏回憶了,也因為如此,漸漸地比較少來了。

但因為這次藝術節,又回來到這裡,原本平日時人煙稀少的漁光,僅有些衝浪客的到訪,這次回來竟然看到停滿了機車,還多了一區T-Bike,突然有種時光飛逝之感,雖然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獨享這片風景,但想到這裡的美被看見,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那天不曉得是因為甚麼原因好像拍起來特別的開心,有可能是因為拿了新的相機,有可能是心境有了些改變,但總覺得有一種打從心底覺得開心的感受。女友曾經告訴過我,人的心情是會顯露在拍攝的照片上的,我想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漁光

原本只是一片平凡的沙灘,再加上一些針葉林的樹枝,好像就成了在雪白地帶的景色一樣,只能說這個裝置藝術的作者真的很高明,雖然看不出來它與這個地域的關係或者背後的緣故,但是卻很準確的抓住針葉林跟沙灘的微妙關係,產生出另一種類似於雪地的奇效。

漁光

沙灘、青春、海

漁光

漁光

漁光

漁光

漁光

披著釣竿的漁人,他們會在堤岸上找好投擲的位置,把膠鞋穿上,直接站立在消波塊的上頭,一次一次地拋擲出釣餌,隨著釣竿的彈力,釣餌就像被四分衛投擲橄欖球一樣,精準地被向外拋到幾十公尺外遠。

漁光

餘光

日落後的針葉林,比起下午的時候又有一番不同的感覺。

獨自一人

看到這個人的時候讓我想到去年的時候,也因為煩悶的關係獨自走在海邊,海浪會緩緩地打上腳邊,腳趾踏實地踩在土上,就這樣一直來來回回,寄望廣闊的大海能夠舒緩那麼一點煩悶,傾聽那些無盡的嘆息。好在現在這沒有這些煩憂了。

另外,後天就要進到軍中服役四個月了,Blogger內的更新可能會有限,但是粉專上都會有定期的貼文,會有新的作品貼出,好想趕快出來,繼續地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