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8429.jpg

街邊看到豆花店,突然嘴饞。小小的路口,開了兩間,一間是氣派的三角窗店面、另一個是老人經營的小豆花攤。我直覺地走向小攤子,單純覺得自己渴望吃一碗豆花的程度,和伯伯渴望賣一碗豆花的程度應該旗鼓相當。

伯伯慢條斯理地盛了碗豆花遞到我手上,再慢慢坐回板凳,隔著攤位的招牌,時不時地和我對望著。一會兒,來了個抱著孫子的婆婆,疲憊中帶著不好意思地說:

「老闆,我沒有要吃豆花,可以借你的位子坐坐嗎?」

「好啊,你坐。」

伯伯慢條斯理地說,也不在乎他的攤子一共就四個位子,扣除一對情侶和我,給婆婆坐去了最後一個做生意的空位。

婆婆溫柔地逗弄著懷裡的小孫子,一面休息,一面在晚風中輕哼著童謠。坐了好一陣子才起身,向伯伯說:

「謝謝你啊,老闆。」

「賀~」伯伯揮了揮手。

婆婆笑笑地抱著孫兒離去。伯伯若無其事地繼續坐在位子上和我時不時地對望著。

我看著伯伯沒能多賣出一碗豆花,卻遞出了一碗秋夜裡的溫暖。

R001842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