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4895.jpg

「天啊,這不是布朗尼嗎?」這是我見到Londrangar懸崖時的第一句話。

遠眺過去,猶如紮實的黑巧克力蛋糕上頭撒著白色糖粉,我懷疑某些美好的食物就是發想於大自然。

Londrangar是極為獨特的地理景觀,遠方突起的海蝕柱群是火山栓,由海底活火山噴湧出的岩漿,於火山口阻塞凝固而成,隨著時間慢慢被擠壓上升。連著整片布朗尼形狀黑色懸崖,都是火山殘餘物,日復一日受著海水的侵蝕直至此狀。冰島地貌的故事光聽來都覺得曲折離奇。

此地也少不了特別的民間故事,相傳布朗尼斷崖是冰島詩人Kolbeinn Joklaskald與魔鬼相遇並將之擊敗的地方,而崖上的小山丘據說是精靈的屬地,因此當地農夫至今都不願在其上耕植侵擾他們。傳說,是人類與自然、時光交融而存留的遺跡。

下午三點,極地的天色漸暗,崖岸的海潮看起來愈發深沉凶險,浪沫不斷吞噬著岩石又將其吐出,寒風刺骨。12月的冰島渺無人蹤,處處是天涯海角的絕景。對過慣南方溫軟日子的我而言,實在難以想像那先人們,需要具備多強悍的心智,才能在此地度過氣候劇烈的嚴寒。相較於現代人安逸而豐富的七情六慾,古時那些花費泰半精力與生存搏鬥的人們,感情該是略為單調、卻踏實而易滿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