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7127.jpg

變成一個人後,我搭起了公車。

一來沒有開車的理由,二來待在家也始終無法專心。於是我背起背包,跳上公車,跳進繁華市區的人群裡取暖。每次上台北,便隨機挑一間能棲身的咖啡館,餓了,就吃一間老店;累了,就走去附近一個景點;倦了,就搭公車回家吧。

以前總是點到點之間的駕駛,現則仰賴大眾運輸與步行,走在厚實的柏油路上,與城市的距離拉近了,也才明瞭這待了四年的地方於我而言仍是多麼陌生。我走過許多異地,卻未曾在這家鄉的首都裡,如背包客那般,一步一腳印地踱過大街小巷,看透細部風景;我也未曾一人在咖啡店裡,做自己的事情,配鄰桌的話語。

走過繁華的信義商圈,看名人的星光熠熠;走在三重的蜿蜒舊巷,看庶民的食衣住行;走進行天宮的地下算命街,看店家紛紛招呼我以日文,果然像極了觀光客,我不禁莞爾。失去了甚麼寄託,也得到了甚麼風景。

感情是場無止盡的修煉,重點是在其消散之時,能依循著漸冷餘溫的蛛絲馬跡,自省成更好的自己,繼續前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旅程,緣分是在這過客匆匆的茫茫人生航廈裡,迸出一瞬交會的花火,然後握緊,前行。前提是,你必須Rea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