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逯大哥相識是在一場啤酒試飲會上,大哥年紀和父親相仿,懂酒也愛品酒,他亦是位科技業工程師,經常遊歷四方,有一位和我同齡又同校的兒子,感覺特別有緣。

上周末有幸獲邀參加逯大哥家宴,著實開了眼界,原來逯大哥不只懂酒,更是一位美食家。他和大嫂兩雙巧手作出滿滿一桌西班牙佳餚,搭配義式主菜,以西餐形式上餐:加利西亞鮪魚餡餅、西班牙焗烤圓茄鑲肉、豌豆冷湯佐培根鮮蝦、牛肝菌菇義大利麵……其內容之豐盛,必須時刻提醒自己節制手中的刀叉,方能嘗到全部菜餚。吃下肚的不只是華麗的菜名,更吃到食材的紮實與家的溫度。

FotorCreated2.jpg

▲逯家宴的豐盛食材

與會的客人都是主人在品酒會上認識的朋友,皆是懂酒的老手,每個人根據家宴的菜單攜帶一隻適合佐飲的酒,在席間一同享用。逯大哥興頭一來,也會拿出私藏的好酒和大家分享。酒過三巡,氣氛愈發開心融洽,一群沒有利害關係、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因為「酒」的共同語言而相識相聚,暢談生活、享受美食、品味佳釀。那種樂趣,就好比伏特加那般純粹而無染,我彷彿感覺到希臘酒神戴奧尼索斯就在屋裡,啟發著人們體驗那玉露瓊漿的美好。

R0004662.jpg

最後上桌的一道菜,也是最經典的一道菜—逯記秘製肉燥飯。
我望著這道香味撲鼻的台式料理精髓,頂著九成五飽肚,接過那碗飯,淋上肉燥,再一回神,飯已下肚,整個過程流暢而安靜。

「剛才全場只聽見筷子扒飯的簌簌聲。」逯大哥得意地說。

「因為實在太好吃了……而且是南部口味啊!」我舔了舔嘴角,感動地說。

「我台南人啊。」逯大嫂露出來自台灣美食首都的霸氣笑容。

「為什麼……為什麼這肉燥瘦而不肥膩卻這麼香!」資深食客Louis讚嘆不已。

「是豬皮……我加了豬皮。」逯大嫂平靜地說。

原來是豬皮經慢燉後,化為無形而濃郁的香氣,帶著膠質的口感,融入滷汁裡。沒有什麼料理能比酒足飯飽後又心甘情願地為其再添一碗飯還厲害的了;也沒有什麼,比出國前夕能飽嚐到一碗充滿溫度與質量、那伴隨著自己長大、既平凡又不凡的庶民美食更能了無遺憾的了,而且還加了一顆滷蛋!

臨走前,逯大哥拍了拍我肩,勉勵我好好迎接未來的挑戰,等著下次回來分享新故事。我誠摯地謝謝他,也握了握其他在當晚以前都是陌生人們的充滿溫度的手。想著三年前初上台北時,不喜歡這個大城市的冷漠,如今卻覺得這是最充滿人情味的都會城市,因為我已見識過新加坡的多元、西安的直率、阿姆斯特丹的奔放與紐約客的強悍。隨著眼界的開闊,新維度的成見會逐漸取代舊維度的成見,如果哪一天我們可以獨自太空旅行,在某個繁華的星際都市裡偶遇一位紐約客,也會覺得備感親切吧。

回頭見,逯大哥。

R0004659.jpg